荐读 |《亮剑》:属于军人,不属于炮灰

亮剑,属于军人,不属于炮灰

 

首先,我想说,我很懒,也不喜欢写书评,总喜欢把自己看书后的感悟放在大脑里,锁起来,适时再拿出来,但当我看完《亮剑》,脑袋中仿佛有一股洪流直接冲垮了我以为坚不可摧的内心防线。


我知道,我必须写点什么,或者说,我必须向大家寻求点什么,当一个人内心疑问达到顶峰时,如果不寻找出答案来,无疑是非常难受的。


我想问,也想寻找答案:现在的军队里,还有多少“一打仗,就打鸡血”的李云龙?为什么当年的“文盲”李云龙能打胜仗,国民党的“高素质”人才却一败涂地?为什么最后明知“死路一条”,却仍然要毅然亮剑?



我在军校已经待了快四年,把我扔战场去,我能杀他一个“鬼子”赚本吗?


讲实话,我上战场,估计就一炮灰!


都梁先生的作品很少,但每一部都是精品,不管是《亮剑》,还是《血色浪漫》、《狼烟北平》。我很难想象他是以怎样的心境完成了这篇著作,假如作者是我,写完《亮剑》后,我估计再也不想碰笔,因为这笔实在是太过沉重!


李云龙一生跌宕起伏,有奖励、有处分,甚至说功过一半。他是一个天生的军人,单刀都敢捅了土匪窝,他对战争的热忱,对人民的热爱深入到骨髓里。他是一个“大老粗”,一个“泥腿子”,甚至是一个不讲道理的“无赖”,但他同时是也是一个英雄。



他的妻子田雨曾无数次对自己的婚姻感到失望,但是在最后仍然选择了作为龙中的云,“龙”生则生,“龙”亡则亡,她知道即使重头再来一次,她还是会选择“英雄式”的李云龙,这是宿命。


小说里,有一部分是写李云龙去军事院校进修的事情。面对“手下败将”的原国民党教员,李云龙以自己的赫赫战功,拒不认真学习,在看他来“能打仗就行,学那么多有个屁用。”



看到这时,我旋即笑了下,但一笑之后,一种莫名的恐惧感爬上我的后背,细思极恐。


笑的是,学员中有那么多“60分”万岁的边缘者,有那么多的“学习无用论”支持者,先不管你能不能学得好,但起码,这些人同李云龙般,都觉得学习并没什么用。


怕的是,人家“老李”说的是“能打仗”就行,我们扪心自问下,自己能打仗吗?你知道现在我军的手榴弹是怎么触发的吗?你知道现在用得最多的95式自动步枪的射程吗?我们很多人知道的是“王者荣耀”里大招的冷却时间,知道的是每个英雄的战术战法,知道的“猥琐发育,我们能赢”,知道的是“大吉大利,今晚吃鸡”!


老哥啊,把你扔战场上去,赢得了“王者荣耀”,赢得了“绝地求生”,就能赢得一场战斗的胜利吗?想多了吧!


退一步说,不让你上战场去,当你的亲人、当你的女朋友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时,你有能力护他们周全吗?



有人也许会说:“你说的这些都是指挥军官干的活,我学得是技术,革命有分工嘛!”


是的,我非常赞同!


战争不可能全是一枪一弹、飞机大炮、白刃拼杀,我军早在初期就把政治工作作为一个重点来抓,它不是真枪真刀,但威力堪比真枪真刀。如今战争,没有技术只能是被动挨打,科技强军绝不是一句口号,而是势在必行的命令。革命有分工,战争也有分工,“炊事班”就是个做饭的,但是谁能说他们就没有战斗力呢?在这里我想说的是,不论如何,穿上军装,你总归还是一个军人啊。


网上有句不好听的话,说实话我真想揍这个人一顿,但是反观自身,我觉得他说的是真对。话是这样的:“很多军人是大部分公务员加小部分军人的组合体。”这句话,气得我捶胸顿足,但却束手无策。


不禁想,若是脱掉这身军装,我们究竟哪里还像军人?



明朝是一个文官治国高度发达的朝代,他的决策层几乎全是文官,文官的统治力达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。长期的和平,令武官的地位一降再降,就是连戚继光这样屡获战功的民族英雄也难逃文官的迫害,以至于到了后来,很多武官的职位都被文官所占据。


当一股书生气,丝毫不懂军事战略的文人成为了统领三军的主帅,是准备拿着“之乎者也”去和对方的刀光剑影拼个你死我活吗?


我们再看看小说中的另一角色,赵刚。赵刚是一个燕京大学毕业的高材生,是“一·二九”运动的主要负责人之一,在不到25岁的年纪,便当上了独立团的政委。他是个文化人,一股子书生气,并且他从头到尾干的也都是政治类工作,但在野狼裕的战斗中,他提着一把手枪就是上去干,一连干倒快10个鬼子,用李云龙的话说就是:“这赵刚,真他娘是个爷们!”


最后,赵刚在理想与现实的挣扎中,选择了离去。他的逝世像一把刺刀,深深地扎痛了李云龙,也深深的扎痛了我。


赵刚说:“我干革命,就是为了让老百姓能过上好日子,可现在的日子为什么越过越糟?”



赵刚懂“世故”,但他始终坚持自己革命的本心。他和李云龙一样,干革命就是为了让老百姓能过上好日子,就是为了能将小日本赶出中国,就是为了打胜仗,就是为了给百姓谋福。


李云龙从来不在乎自己的存款,他对不起自己的家人,但是却对得起战友,对得起贫苦百姓,他可以把所有存款献给特战队员,献给素不相识的老人,他心里想得不是“官”,而是“良心”和“信仰”。


谁不想过安生的日子?谁不想“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”?说实话,我也想,真的想!但是我们身上肩负着使命啊,我们才20出头,但背后站得是一个国家的期盼。


有一则图片,是风雪之中,边防哨所的一个哨兵正在执勤的背影,这个背影被称为“最光辉”的背影,因为他的正面是虎视眈眈的边疆之敌,他的背后是整个中国。


他冷不冷?冷!

他苦不苦?苦!

他工资高吗?低!


我们真该为每一名这样的官兵由衷的鼓掌!


前些日子,看到一篇文章。文章说,很多人在军校里处心积虑的赚取学分绩、赚取表现,以好在毕业时直接就去一个机关大单位,去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场所,虽说有些以偏概全,但是不可否认。


他们眼中基层等于“苦差事”,机关等于“香饽饽”。对此,我只有一声叹息。谁说基层就没有打赢战争的作为,谁说机关就没有成堆的文件需要加班处理?



我们之中,很多人喜欢看待遇,看工资。微信的推送中如果有一条关键词是“涨工资”,那必定是爆文,因为大伙期待太久了。涨工资,是党和国家对军人的优厚,也是军人朋友们日夜所思的“壮举”。


但是,如果我们把待遇好不好、把工资高不高看作唯一的指标,那对不起,估计您这辈子也拿不到真正的好待遇,拿不到真正的高工资。


对于学员,与其还在军校里就研究转业回家,还不如老老实实,干出自己的一片天。何必是初生牛犊,却装得自己满脸沧桑,何必刚满20岁,就想着自己要过80岁的生活?



金一南教授曾说:“一支军人忙着文过饰非、追逐利益却不枕戈待旦的军队,兵力再多,装备再好,无忧不败。


我想,我们是该反思反思自己,想想怎样当一个兵的问题了。


我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,而且我也知道文学始终是文学,我不否认《亮剑》中的“文学色彩”,但是《亮剑》带来的思考,却让人深深折服。李云龙曾说:“面对强大的对手,明知不敌,也要毅然亮剑,即使倒下,也要成为一座山,一道岭”。今天,我们很多人,同样人微言轻,但我们都同样秉着一股对未来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在负重前行。


他们所做,只是为了新时代,为了2050年,为了一身军装,为了更好的明天。

你的情怀

待与人说

作者:育灵

一个执笔舞人间的观光客,仗剑走天涯的无名侠。

编辑:三二鸟
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